•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多措并举贯彻落实《政府采购评审专家管理办法》

        政府采购评标专家是采购行业的宝贵资源,在政府采购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在当前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的背景下,贯彻落实好《政府采购评审专家管理办法》,科学优化管理专家库,巩固好专家这块“资源高地”,才能保障政府采购评审权威多、争议少,顺畅多、停滞少,严谨多、谬误少,才能充分体现专家库对政府采购的支撑作用。

        对于政府采购评审专家问题,政府监管部门一直很重视。2016年,新修订的《政府采购评审专家管理办法》(财库[2016]198号)(以下简称《办法》)颁布后,各地在对照施行过程中具体做法有所不同。笔者认为,在执行《办法》过程中,必须坚持按照国务院“放管服”改革的要求,以强化政府采购“事中事后”监管的思路为指导,科学优化管理专家库,认真贯彻落实好《办法》,解决好《办法》落地的具体细节问题。

        一、科学管理专家入库,强化专业力量审核

        《办法》第二条规定,“本办法所称评审专家,是指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财政部门选聘,以独立身份参加政府采购评审,纳入评审专家库管理的人员。评审专家选聘、解聘、抽取、使用、监督管理适用本办法。”而“选聘”的标准,就是《办法》第六条规定的六项标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限制条件限定专家不能入库。

        个别地方为了在“选”字上下功夫,采取的方式是资格另外加码,比如要求必须有多长时间的本行业从业年限,比如当前必须要在所申报的行业工作等,不达标则不得进入专家库。对照《办法》第二条、第六条,我们可以看出,这是对《办法》落实的明显扭曲。

        政府采购项目的评审,并非每一个项目都需要顶级专家来完成。大部分项目由一般业内专家评审即可,这也是《办法》要求专家入库专业资质所需高级职称或中级职称且从事相关领域工作满八年、或同等专业能力的行业背景的科学制度考量。片面拔高入库条件,暂且不论加码条件科学与否,单纯从减少专家入库数量上“下狠力”,不仅难保选拔条件的科学度,更不能充足保证随机抽取所需专家数量的员额覆盖量。同时,这样“法外施法”,与“放管服”改革“事中事后监管”的要求也并非相向而行。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要提高专家库入库专家的平均水准,应当怎么做?答案是,区分专家水平,合理备用资深专家,要点是要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首先,《办法》中做了这方面的制度设计。专家在评审现场的表现,在场的采购人代表和代理机构了解具体评审细节,是有一定的发言权和洞察力的。基于此,《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采购人或者采购代理机构应当于评审活动结束后5个工作日内,在政府采购信用评价系统中记录评审专家的职责履行情况。评审专家可以在政府采购信用评价系统中查询本人职责履行情况记录,并就有关情况作出说明。”

        其次,按照国家职称改革的有关政策精神,可以以职称的科学性在一定程度佐证专家的能力高低。国家职称制度,是对专业人员能力评价的权威标准。未来,随着国家职称制度改革的逐渐深入,尤其是职称制度要覆盖广大的非全民所有制企业,职称作为人才评价标准的科学性将大大提升。因此,专家的能力标准评判,也应该重点参考职称体系。

        再次,有关部门可以参考教育部门正在进行的教师职称选聘改革,组织成立专家资质评审委员会,有招标或者采购协会的地方可以发挥协会引领作用,牵头组织并以专家会审的方式评定一个专家的水准高低。

        据此,可以解决高水平专家和一般专家的区分度问题。政府部门可以发挥其组织能力的优势,但主导评判专家标准,有关部门既没有这种评判的专业人员储备,也没有付出这个精力的必要,还是应该聚焦采购监管核心,让专业力量出马,做专业评价的工作,切实落实“放管服”改革的要求。

        二、聚焦采购政务公开,力推专家信息透明

        公开是最大的廉政,也是最好的监督。对于政府信息公开问题,政府工作报告曾着重强调过。国务院也三令五申,重点强调政务信息公开。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也在政府信息公开监督上下了很大力气。因此在专家管理上,监管部门也要绷紧政府信息公开这根弦。在此方面,财政部PPP专家信息公开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尝试。

        在专家库的具体管理上,要加大专家履职信息的公开力度。

        一是要保证专家专业能力信息与可评专业的公开,让社会力量监督专家是否专业,是否能够胜任本专业的评审工作。

        二是要保证专家在专家库系统内是否处于可抽取状态的公开。这样,如果部分专家出现长时间没被抽取的情况,他可以自行查询状态,降低政府采购工作人员接受相关咨询并解释的工作成本。同时,专家抽取状态的可查询,让工作人员偷偷摸摸锁定某个专家、破坏随机抽取的外部猜测与内部控制风险都能得到有效规避。更重要的是,在加强专家诚信体系建设的当下,对已处罚不得参与抽取和已剔除出库的两类专家,相关专家信息查询能够印证其受处罚状态,这也是对诚信体系建设和政府公信力建设的有力保障。

        三、依法保障专家权益,做好专家信息保护

        《办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各级财政部门、采购人和采购代理机构有关工作人员不得泄露评审专家的个人情况。”在保证相应专业信息公开到位的情况下,相关部门要严格按照《办法》的要求,形成有效的机制保护专家隐私。

        这种隐私保护机制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公开专家信息时,只公开与评审相关的信息。这样既可以防止专家个人信息泄露,也让不法之徒不能乘机与相关专家私下串联沟通。这点在冷僻专业备选专家人数有限时尤为重要。

        二是监管部门内部形成专家保护机制。尤其是在公共资源交易整合时,专家信息在财政部门和公共资源交易管理部门之间流动时,要做好相应关键节点的隐私信息审查和保护,以及专家信息过期销毁等。

        三是采集专家信息要遵循审慎原则。专家入库时只采集与确定专家身份与专业能力的基本信息,不采集或者少采集其他与专家个人隐私密切相关的信息,如家庭住址、家庭电话、家庭关系等。

        四、强化专家库依法管理,降低执法不规范的风险

        1.高度重视对专家入库申请回复的办理

        对于专家入库申请,应当严格按照《办法》第九条的要求,即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财政部门对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申报的评审专业和信用信息进行审核,符合条件的选聘为评审专家,纳入评审专家库管理。这其中的“符合条件”,即是符合《办法》第六条的专家要求,除此之外,别无他选。同时,也要注意把握《办法》第十一条规定的专家解聘条件。

        对于不符合条件的专家,应当及时回复。这种具体专家评判行为,一定要做到严格依照《办法》,少些主观臆断。驳回专家相应申请时,驳回意见一定要有法律依据,措辞应当严谨精确,防止因回复不当造成相应行政诉讼风险。

        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一项,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因此,财政部门对于专家申请的回复,存在着主动公开的可能性,相关部门应尽早做好工作准备。

        2.要重视专家抽取随机算法的应用

        《办法》第三条规定,“评审专家实行统一标准、管用分离、随机抽取的管理原则。”专家抽取软件是否真正保质保量实现了随机抽取,是落实的关键。

        在当下全国各地专家随机抽取软件尚未统一、专家随机抽取算法也处于不透明状态的时候,各地财政部门应当梳理本地所使用软件的随机抽取算法是否完备,评判随机数生成的算法的质量标准如何(可以参考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给出的随机数发生器质量评判的四个标准),相应的算法是否在财政部门备案留底等。

        3.对专家的维权行为,要有工作预案

        《办法》出台以来,各地专家管理越来越规范,专家的法律意识也水涨船高。要有相应工作准备,做好对专家的政策解释工作。同时,对于专家可能出现的行政复议、诉讼及对专家库管理工作人员申诉、控告等,应做好相应预案。财政部门应当严格按照《办法》第三十一条的有关条文处理相应问题,即“财政部门工作人员在评审专家管理工作中存在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违法违纪行为的,依照《政府采购法》《公务员法》《行政监察法》《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等国家有关规定追究相应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五、严格人员管理,防止专家库管理公权力旁落

        需要明确的是,专家库管理是《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规定的财政法定职权,即“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财政部门应当对政府采购评审专家库实行动态管理,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法律法规,赋予非财政人员相应专家库管理权限。

        当前,政府采购监管人员工作饱和度较高,因此对于专家库的日常维护管理工作,个别地方出现了委托劳务派遣人员具体经办等不规范行为。尤其是在各地进行公共资源整合的时刻,不同形态的过渡管理措施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法定的专家库管理公权力不能旁落,既不能让渡给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也不能系于临时工之手,因为两者均无法保证专家库管理的严肃性、严谨性与法定性。基层的专家库管理不能在“最后一厘米”处出现制度性失误。

        六、提高政治站位,加快专家库互联互通工作的推动

        《办法》第四条规定,“财政部负责制定全国统一的评审专家专业分类标准和评审专家库建设标准,建设管理国家评审专家库。省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负责建设本地区评审专家库并实行动态管理,与国家评审专家库互联互通、资源共享。”目前,各地专家库在资源共享与互联互通上还有一段路程要走。

        本地专家到指定评标地点评审本地的项目,这是目前政府采购执行的常态,故而各地对专家库互联互通、资源共享的紧迫性并不强。不过,由于《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整合建立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5]63号)已经对公共资源电子化做出了明确工作部署,即“2017年6月底前,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规则统一、公开透明、服务高效、监督规范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体系,基本实现公共资源交易全过程电子化。在此基础上,逐步推动其他公共资源进入统一平台进行交易,实现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从依托有形场所向以电子化平台为主转变。”加之“互联网+政务服务”业态下,政府电子化程度也在迅猛提升,因此,电子化评标、异地远程评标等的使用范围将越来越广,而专家库全国互联互通、资源共享,是前述新评标模式的基础之一。

        七、创新管理方式,切实维护采购专家资格的严肃性

        《办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各省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可以根据本办法规定,制定具体实施办法。”

        这赋予了省级财政部门因地制宜,进一步细化专家管理的权力。各地财政部门应该考虑是否能够给专家应有的形式化证明,譬如专家聘任证书等。这样做,一方面维护了专家选聘工作的严肃性,可提高入库专家的荣誉感;另一方面,也能防止“假专家”到处招摇撞骗。尤其是在各地普遍提高政府采购限额,下放权力给采购单位的时刻,专家证书可以给采购单位自行采购选择专家以强有力的参考。

    • 0
    • 0
    • 0
    • 22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